为什么宗教改革是必须的?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宗教改革结束了吗?
2022年11月26日
真正的改革
2022年11月28日

为什么宗教改革是必须的?

编者注:独立文章系列的第十篇。

教会一直都需要改革。甚至在新约圣经中,我们也读到了耶稣责备彼得、保罗纠正哥林多教会的情况。因为基督徒也都是罪人,所以教会一直都需要改革。然而,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是,从什么时候起,教会〝需要〞改革变成了〝绝对需要〞改革?

十六世纪伟大的改教家们得出结论,在他们的时代,教会改革是紧迫且必须的。在追求教会改革的过程中,改教家们避免了两个极端:一方面他们拒绝相信教会本质上是健全的、教会的根基不需要改变这种想法;另一方面他们也不相信人可以建立一个各方面甚至连细节都完美的教会。教会的根基需要改革,但教会也需要对自己进行改革。改教家们研究圣经,从而得出了这些结论。

1543年,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的改革家马丁‧布塞(Martin Bucer)请加尔文为宗教改革运动写一篇辩护词,于1554年在许佩尔(Speyer)所举行的帝国议会上呈交给皇帝查理五世。布塞知道,信奉罗马天主教的皇帝身边有很多顾问都在诋毁改革教会者的努力,而布塞相信,加尔文是最有能力为新教大业辩护的牧师。

加尔文接受了挑战,写下了他最好的著作之一:〝改革教会的必要性〞。这篇丰富的重要论文虽然没有使皇帝信服,但却有许多人视之为有史以来最好地呈现宗教改革事业的作品。

加尔文一开始就指出,每个人都同意教会的〝疾病又多又重〞。教会的问题如此严重,以至于基督徒无法忍受〝拖延已久〞的改革,也不愿等待〝见效缓慢的解药〞。加尔文不同意改教家的罪是〝鲁莽且邪恶的创新〞。相反,他坚持认为〝上帝兴起路德和其他人〞来保护〝我们信仰的真理〞。加尔文看到基督教的基础受到了威胁,唯有圣经真理才能更新教会。

加尔文着眼于教会生活中需要改革的四个重要领域,这些领域构成了他所说的〝教会的灵魂和身体〞。教会的灵魂是由〝对上帝纯洁和正当的敬拜〞与〝人的救赎〞所组成的,而教会的身体是由〝圣礼的施行〞和〝教会治理〞所组成。对加尔文来说,这几件事是宗教改革辩论的核心。它们对教会生活来说至关重要,并且也只有根据圣经的教导才能正确地理解它们。

我们的敬拜表明我们是否真的接受上帝的话语作我们的权柄并顺服于它。

我们可能会对加尔文将〝如何敬拜上帝〞当作宗教改革的首要议题感到惊讶,但这是他一贯坚持的主题。早些时候,他写信给红衣主教萨多莱托(Sadoleto):〝对于我们的得救来说,没有什么比荒谬且悖逆的敬拜更有害的了。〞敬拜是我们与上帝会面的方式,而这必须按照上帝的标准来进行。我们的敬拜表明我们是否真的接受上帝的话语作我们的权柄并顺服于它。自己发明的敬拜既是一种倚靠行为的称义,也是偶像崇拜的表现。

接下来,加尔文转向了通常被认为是宗教改革最重要的议题,即称义的教义:

我们认为,无论一个人的行为如何,当他在上帝面前被视为义人时,都只是因着上帝白白的怜悯;因为上帝不考虑人的行为,将基督的义归算给人,使他在基督里得着儿女的名份,对他视如己出。我们将其称为信心的义,也就是说,一个人丧失了对行为的信心,视之为空洞无物,并确信自己蒙上帝接纳的唯一理由是自己所缺乏的、从基督那里借来的义。关于这一点,世界总是误入歧途(因为关于称义的错误几乎在每个时代都很盛行),梦想着无论人有多大的缺陷,在某种程度上仍然可以借着行为得到上帝的恩宠。

这些构成教会灵魂的根基性原则有着教会身体的支持,也就是圣礼和教会治理。圣礼必须恢复圣经所给出的纯洁且单纯的含义和用法,而教会治理必须弃绝所有捆绑基督徒良心、违背圣道的暴政。

当我们审视今日的教会时,我们很可能会得出结论:在加尔文所关注的诸多领域上,教会仍然需要改革—诚然,这是必要的。只有上帝的话语和圣灵才能彻底改变教会。而我们则当祷告并忠心工作,使这样的改革在我们的时代早日来到。

本文原刊于《独立文章》

W. Robert Godfrey
W. Robert Godfrey
罗伯特 ‧ 戈弗雷博士是林格尼尔福音事工的董事长与教学伙伴。他是加州西敏寺神学院的荣誉校长与教会历史系的荣誉教授。他也是林格尼尔教学系列课程《教会历史综览》(A Survey of Church History)的特约讲师,并有许多著作,其中包括《拯救宗教改革》(Saving the Re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