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认信?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真诚地认信
2022年08月19日
历史上认信的教会
2022年08月26日

我们为什么要认信?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认信的教会系列的第二篇。

日常生活中,我们每天都能听到别人说〝我相信〞。无论处境是什么,我们都可以用这简单的三个字来表达对几乎所有事情的想法。当我们试图告诉别人自己的想法,或者表达内心最深处的情感时,我们就常常会说〝我相信〞。上帝以祂的智慧创造了我们,使我们不仅具备相信的能力,还拥有探索、研究和表达信仰的意愿,而且永不满足(箴二;彼前一)。在我们的灵魂深处有一种神赐的饥饿感,这种饥饿感使我们迫切地想要研究上帝向我们启示的所有基要的真理(申四;太二十二)。

单单只是相信某事并不会为我们带来任何实际上的帮助。在最基本的层面上,相信某事只会让我们产生一种强烈的感觉,感受到自己并不孤单,并且感受到有一个超越性的存在。每个人都具备相信的能力,实际上每个人也都相信着某事(徒十七)。怀疑论者可能会声称自己〝什么都不相信〞,然而根据他的说法,他相信的其实就是〝什么都不〞。然而,即使是坚定的怀疑论者也知道,什么都完全不相信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人声称自己什么都不相信,那么真相就是,他所相信的一切都是按照他的方式、以他自己为中心的信念,以他自己作为来源和对象、作为开始和结束的。与主流看法不同的是,对一切都抱持开放的态度并不是一件好事,无论得到的资讯有多荒谬,因为他没有判断标准用以辨别这些资讯的真假对错,也无法区分完全的真理和半真半假的说法(箴一22, 32),这样的人就会不加分辨地将资讯全部装进脑袋。开放的心实际上就只是一个充斥着感受和偏好的公共空间。

因为信仰能改变人心、改变生命,这就需要上帝既是信仰的来源又是信仰的对象(诗六十八26;林前二5)。作为基督徒,我们都是在耶稣基督里新造的人,圣灵满有恩典地击碎我们坚硬的石心,赐给我们属灵的、柔软的新心,使我们现在就能够相信、宣认和传讲荣耀且永恒的真理,也就是上帝的圣道(路二十四45)。对于上帝所启示的所有事物,我们都要保持开放的态度;这样,我们就必然要对与之相反的事物完全地、殷勤地关闭心门。身为基督徒,我们相信、宣认和传讲的就单单只有上帝的真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有信经和信条,好叫我们以坚定不移的决心坚守那曾经交付给圣徒的信仰,使我们和我们的儿女最终都会相信、宣认并传讲荣耀的上帝的那不变的真理,因为上帝是一切我们所信之事的源头,因此,祂的启示是信仰和生活的唯一准则。

人人都有信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条,因为每个人都有相信的事,更重要的是,每个人都相信上帝。即使自称是无神论者的人也相信有一位上帝,因为上帝在创造中启示了祂自己,并且基于所有人都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的这个事实,我们无可推诿(罗一18-20)。所谓的无神论者也都深知有神,但他们恨恶上帝,假装上帝不存在会让他们比较心安。但我们都知道,即使是恶魔也相信上帝存在,并且恐惧战兢(可五7;雅二19)。

如果每个人都相信上帝,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相信关于上帝的什么?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在认信或宣告我们的信条,人人都有详细说明自己信仰的信条或信经,无论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书面的还是口头的。有些人遵守正式的、书面的信条,另一些人则认信非正式的、不成文的信条,然而非正式的信条很容易就会改变,或许也确实常常在改变。

人生来就是教义性的,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建立信仰的概念。从概念的形成到信仰的实际表达,我们自然而然地就会倾向于以口头或是书面的形式制定成文的信条来表达信仰,信条也能将我们和信奉同样的真理的人联合在一起。按照上帝的设计,人都是会制定信条的,不管是堕落前还是堕落后的人,即使未来在永恒的新天新地也是一样。所以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我们是否需要信条,而在于我们所信的信条内容是什么?我们信仰的本质是什么?我们信条的权柄、作用、基础和目的是什么?

每当有人在思考上帝的启示的时候,就是他开始制定信条的时候。

有些人认为信条和信仰告白不符合唯独圣经这个教义。既然上帝将圣经赐给我们作为信仰和生活唯一无误的准则,那么自然就可以得出结论说,圣经是完全充分的、决定性的且没有争议的。毫无疑问地,我们得救只需要上帝的话语,因为上帝自己就是这样教导我们的(约十七17;提后三16;彼后三16)。既然这样,为什么还需要《使徒信经》或《尼西亚信经》这样的历史性的信条呢?同样的,为什么还需要十六、十七世纪时候的《西敏信条》和《海德堡要理问答》这样的改革宗的信条和要理问答呢?如果只有圣经是〝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是有益的〞,叫我们能妥善地〝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三16-17),那我们为什么还需要其他呢?如果全能的主上帝定意我们拥有超过六十六卷圣经的内容,祂不也能很简单地就将其他的信仰文本赐给我们吗?基督徒生活和教会生活真的需要信条和信仰告白吗?

在谈到信条和信仰告白时,这些是每个基督徒必然会遇到、无法回避的问题。我们也很容易可以看到,不仅是在谈及信条时需要思考这些问题,在谈及教义的性质和研究教义的目的时也需要思考这些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些问题会自然而然地延伸到圣经研习的任何一个领域、甚至是所有的领域:所有的圣经注释、所有的系统神学、所有的讲道,所有有关圣经中任何内容的讨论和争论… 每当有人在思考上帝的启示的时候,就是他开始制定信条的时候。当我们教孩子唱着像〝耶稣爱我我知道,因为圣经告诉我〞这样的儿歌的时候,我们就是在形成信仰宣告,我们在宣告耶稣和祂的爱、爱的对象、爱的确据,以及圣经权柄的本质。

有些人可能仍然会说:〝我唯一的信条就是信基督〞。只要我们开始询问〝谁是基督〞的时候,人们就会开始表达他对基督的认信,这种认信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可能合乎圣经,也可能不符合圣经。如果我们所信的有关基督的位格和祂的工作的内容不符合圣经,这样的信仰就会定我们的罪。因为如果只有圣经中的基督是将我们联合起来的那一位,我们就必须确信唯一的、真正的、合乎圣经的基督,这样才能得到圣经所说的真正的救恩与真正的合一。因此,〝我唯一的信条就是信基督〞这种说法是对的,每个基督徒的目标都是相信基督,也就是相信、宣认和传讲圣经所启示的,由基督亲自授权、亲自实现、亲自辩护和宣讲的信条以及教义内容。如果我们是唯独相信基督的真正的基督徒,我们就必然会认信基本的救恩教义,承认基督是我们的主和救主。那么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教义到底是可靠的还是错误的。

信条和信仰告白就像是信仰先贤留给我们的地图

将信条和信仰告白看作是地图或指南,以此来引导我们学习上帝的话语,这对我们是大有帮助的。有人会争辩说旅行时不一定真的需要地图,但我们都知道,如果想在特定的时间、走特定的路线到达特定的目的地,地图就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帮助。要去不熟悉的地方,使用地图就更有必要的了;走一条经常走的路不需要查看地图,因为我们已经将路线记在了脑海中。但是,如果不是定期前往某个地方,我们还是有可能会因为没想清楚或者记性不好而迷路或是绕远路。圣经是一个由山川河流组成的美丽而广阔的世界,上帝呼召我们去定位每一座山川、每一条小径,去攀登高峰、在小径中漫步,我们当仰望我们的先辈,像他们那样世代相传、忠诚地奔走天路。

尽管如此,还是会有人轻易地升级对信条和信仰告白有效性的指控,他们声称信仰的先辈虽然衷心,却也是罪人,因此他们没有资格为教会制定这样的指导方针。对于这种指控有两种回应的方式:第一,即使在人们陷入罪的泥沼之后,上帝还是持续地呼召、赐恩和装备那些悔改得救的罪人,使他们能服事上帝和祂所呼召出来的百姓,也就是教会,好叫上帝的百姓最终能相信、宣认和传讲真理。第二,既然悔改得救的罪人也会自然地倾向于制定信条,我们就必须明白,是我们自己的罪导致教会内部的分歧、争论和分裂。然而,这些正是上帝在祂的话语中明令禁止的。因此,虽然我们可以总结说,我们自然地倾向于相信不同的信仰是因为罪的缘故,但同样也是由于罪的缘故,我们应当努力制定成文的信条,以此来确定圣经的教义。尽管信徒在属灵的意义上是已经重生的,然而罪还是对我们的理性产生了影响,因此,在我们研习圣经的时候,有时候我们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思路清晰、思考仔细。然而,上帝在祂的恩典中将圣灵赐给我们,在祂的智慧中将牧师和教师赐给我们,一直到基督再来成全祂的国度。圣灵光照我们明白祂的话语,透过祂装备并使用的仆人在布道、查经、撰写注释书和其他神学相关的书籍,以及编着信经这些方面,研究、解释和教导上帝的真理,并在话语的真道中带领我们。 因此,信经、信条和讲道的作用是类似的,是成文的、书面写成的说明,旨在为我们提供对圣经教义的清晰的总结。

罪不仅混乱我们的思想,也会混淆我们的记忆。对于从圣经中学习到的内容我们常常记得不全,学得也不够快,这就是为什么上帝自己也会把祂的话语总结成信条的形式,并将它们赐给我们(申六4;提前三16 )。正如圣经中信条式的陈述那样简洁明了,教会历史中制定出来的信条为我们提供的也是简明且系统性的圣经教义,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学习和记得我们的主在祂的话语中启示给我们的教义。

如果没有罪的话,几乎所有的事物都会不一样,我们就不会需要任何的信经或信条;如果我们不是罪人的话,我们就都能按照上帝的心意来阅读和相信祂的话;我们不会在任何一点上对圣经心存异议;教会也不会有纷争或分裂; 不会有假教师,不会有异端思想,也不会需要教会惩戒。独一的、圣洁的、大公性的、使徒性的教会将会在所有的事情上完全地合一,这将会在新天新地中实现。遗憾的是,我们是罪人,有着被玷污的心和堕落的思想,结果就是我们常常低估了罪对人的影响,这不仅将我们置于上帝的对立面,也使我们彼此之间很难互相认同。我们绝对不能低估罪的后果。相反,我们必须重视人的败坏,重视罪是如何影响我们所想的、所说的、所行的,以及这一切背后的动机。正是因为不止是我们中的某一个人是罪人,而是我们每一个都是罪人,因此我们才需要信经和信条。

信条将我们联合起来

与普世观点不同的是,制定信经和信条不是为了分化我们,而是为了联合我们这些在基要信念上对独一的真信仰彼此认同的人。教义不会导致分化,信经和信条也不会,罪才是带来分裂的罪魁祸首,而教义却能使我们联合。通过我们与基督的联合,透过圣灵的力量,我们确定下来的圣经教义是唯一可能将我们这些人联合起来的事物,就是一群由我们所认信的权能的上帝所拯救的、由悔改的罪人所组成的教会。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Burk Parsons
Burk Parsons
柏克 ‧ 帕森博士是《桌边谈》杂志的编辑,并且担任佛罗里达州桑福德圣安德烈堂的主任牧师。他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有信条?》的编辑。他的推特名称是 @BurkPars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