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黎世革命家:慈運理
2021年02月18日
當塔樓倒塌
2021年02月21日

如何治死罪

一段談話結束後,我們對其意義的想法可能會有所改變。

我的朋友 —— 一位年輕牧師 —— 在他教會舉行的一場研討會後,來到我旁邊坐了下來,他說:「幫助人治死罪的步驟有哪些?在我們今晚就寢之前,請帶我一一談過。」我們坐著談論這件事,談了一段時間,然後才去睡覺,希望他也和我一樣,有因著這段談話而感到蒙福。我至今仍在想:他問這個問題,是以牧師的身份問的,還是爲他自己問的?或許兩者都有。

這個問題最佳的答案是什麼呢?首先要做的就是翻開聖經。是的,也要翻開約翰歐文的著作(這從來不會是個壞主意!),或者翻開其他人(無論在世與否)的著作。但請記得,在這個領域裡,上帝並非只給我們留了給一些美好的、出於人的資源。我們需要從「上帝口裡所說的話」受教導,好叫我們正在學習應用的原則能帶著上帝的權柄和上帝的應許產生效用。

我想到幾段經文可以幫助我們學習:羅八13、十三8-14(奧古斯丁的經文);林後六14-七1;弗四17-五21;西三1-17;彼前四1-11;約壹二28-三11。重要的是,這些經文中只有兩段含有「治死」這個動詞。同樣重要的是,這些經文的前後文都比「治死罪」這個單一的勸勉還更廣泛。我們將會發現這點相當重要。

在這些經文中,歌羅西書三1-17大概是最好的起點。

歌羅西教會是一些相對年輕的基督徒。他們擁有從異教歸向基督的美好經驗。他們已經進入一個充滿榮耀、全新、並使人得自由的恩典世界裡了。或許 —— 從字裡行間的意思來看 —— 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他們感到自己彷彿不只是脫離了罪的刑罰,更是脫離了罪的影響 —— 他們所得到的新自由實在太美妙了。然而,罪當然又再次捲土重來了。他們已經歷過恩典的「已然」了,如今他們正在經歷成聖過程中那種痛苦的「未然」。聽起來很耳熟吧!

在我們福音派裡,一種講求快速解決長期問題的次文化。和這種次文化的觀念一樣,除非歌羅西教會能牢牢掌握福音的原則,否則他們就有危險了!因爲在這個階段,年輕的基督徒相對容易成爲假教師的獵物;這些假教師應許著更高超的靈命。這正是保羅所害怕的(西二8、16)。如今,製造聖潔的方法大行其道(西二21-22) —— 而且它們看起來非常屬靈,這正是年輕認真的基督徒最喜歡的東西。但事實上,它們「在克制肉體的情慾上是毫無功效(西二23)。」,能為我們提供足夠的基礎和模式來對付罪的,不是一些新方法,而是只有對福音發揮功效之方法的認識。這就是歌羅西書三1-17的主題。

保羅給了我們所需要的模式和節奏。就像奧林匹克的跳遠選手一樣,我們若不從起跳點往後走,到一個我們能獲得能量去奮力對付罪的地方,就無法成功。這樣說來,保羅教我們該怎麼做呢?

首先,保羅強調「熟悉我們在基督裡的新身份」是何等重要(三1-4)。當我們在屬靈的事上跌倒時,我們常常因爲忘記了我們的身分(屬基督的人)而感到哀傷。我們擁有新的身份。我們不再是「在亞當裡」,而是「在基督裡」;不再是在肉體裡,而是在聖靈裡;不再被舊創造轄治,而是活在新創造當中(羅五12-21、八8;林後五17)。保羅不厭其煩地說明這點。我們已經與基督同死了(西三3;我們已經與基督一同埋葬,二12);我們已經與基督一同復活了(三1),我們的生命藏在祂裡面(三3);誠然,我們與基督的聯合是如此緊密,以至於當基督在榮耀裡顯現時,我們也會與祂一同顯現(三4)。

沒能好好處理罪的同在,往往可以追溯到屬靈的健忘症,忘了我們新的、真實的身份。身爲信徒,我是個從罪的權勢中被拯救出來的人,因此我是自由的,並且被鼓勵要對抗那還殘留在我心中之罪惡大軍的餘黨。

因此,首要的原則是:認識你的新身份、安息於你的新身份中、思考你的新身份、根據你的新身份來行事為人,而你的新身份就是一個在基督裡的人。

其次,保羅接著暴露出罪如何在我們生命中所有的範圍裡運作(三5-11)。如果我們要按照聖經來對付罪,就絕不可犯這個錯誤:以爲我們只需要對付生命中一小塊失敗的範圍就好。我們必須對付所有的罪。因此,保羅整理出罪在這些範圍中的展現:在我們私下的生活中(第5節)、在日常的公眾生活中(第8節),以及在教會的生活中(9-11節;「彼此」,「在此」,指在教會團契裡)。治死罪的挑戰有點像節食的挑戰(它本身就是治死罪的一種形式!):我們一旦開始這個過程,就會發現到我們體重過重的各種原因。我們要對付的其實是我們自己,而不只是控制卡路里。有問題的是我,不是洋芋片!治死罪是生命全然的改變。

第三,保羅的說明爲治死罪提供了實用的指引。保羅給人勸勉的時候(「治死…」,三5),有時看起來好像沒有給人「實際」的幫助,來回答「該如何做」的問題。今天的基督徒往往是從保羅的書信中找出該做什麼,然後再到附近的基督教書房去找該怎麼做的方法!爲什麼要把它們拆開呢?可能是因爲我們在保羅的書信裡佇足的時間不夠久。我們沒有把我們的思想沉浸在聖經裡,而是只停留在表面。因爲,保羅寫信的特色就是,每當他提出一個勸勉時,他也都會用各種指引圍繞在這個勸勉的周圍,告訴我們該如何實踐出來。

在這段經文裡確實就是如此。請注意這段經文如何幫助我們解答「該如何做」的問題。

  1. 要學會承認罪的實際情況。要誠實表達 —— 淫亂就是淫亂,不要說成是「我正在受到一些誘惑」;思想污穢就是思想污穢,別說成「我正在跟我的心思搏鬥」;「貪婪就與拜偶像一樣」(三5),而不是「我想我得調整一下我的優先次序」。這個模式出現在這整段經文裡。這將強而有力地揭開我們的自欺,並幫助我們揭發埋潛伏在我們內心隱密角落中的罪。
  1. 明白你的罪在上帝面前的真實模樣。「因這些事,上帝的忿怒必臨到那悖逆之子(三6)。」許多屬靈生活的大師都提到說要把我們的私慾拉到十字架前(儘管它們死命抵抗),拉到替我們承擔憤怒的基督面前。我的罪只會導致上帝的憎惡,而不是永恆的喜悅。要根據罪的刑罰來看你的罪的真正本質。我們很容易以爲說基督徒身上的罪並不如非信徒身上的罪那麼嚴重。「罪都被赦免了,不是嗎?」如果我們還在繼續犯罪,那麼這問題的答案就是斬釘截鐵的「不是!」(約壹三9)。要用屬天的眼光來看待罪,並且感受到那種你過去曾行在其中的羞恥(西三7;另見羅六21)。
  1. 認識到你的罪跟你的身份是不協調的。你脫去了「舊人」,穿上了「新人」(三9-10)。你已經不再是「舊人」了。你「在亞當裡」的身份已經消失了。舊人已經「和祂(基督)同釘十字架,使罪身(可能指『被罪主宰的身體所過的生活)』滅絕,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羅六6)」。新人會過新的生活。若低於這個標準,那就和我「在基督裡」的身份格格不入了。
  1. 要治死罪(西三5)。就是這麼「簡單」。拒絕犯罪,把罪餓死,排斥犯罪。若不經歷殺死的痛苦,就無法「治死」罪。此外別無他法!

但是請注意到保羅是把這段經文放在一個非常重要、更廣泛的前後文裡去談的。若脫離了福音要我們「披戴」主耶穌基督這個「正面的」呼召(羅十三14),那麼治死罪這個「反面的」任務就無法完成。保羅在歌羅西書三12-17說明了這點。光是把房間打掃乾淨而已,會讓我們很容易受到罪的進一步入侵。但是當我們明白福音恩典那「榮耀的交換」的原理時,我們就會開始在聖潔上取得真正的進展。當犯罪的私慾和習慣不只是被棄絕、更是被與基督相像的各種恩典(三12)和行動(三13)給替換時;當我們穿上基督的性情,並用愛心聯絡全德(14節);也不只是在我們個人的生活裡,更是在教會的團契生活中(12-16節)這麼做的時候,基督的名和榮耀就會被彰顯出來,在我們裡面、在我們當中得到高舉(三17)。

這是我和我的朋友在那個難忘的夜晚所談論的一些事。我們後來沒有機會再次彼此問候說「你過得如何?」因爲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談話。他在幾個月後就過世了。我常在想,他在去世前的那幾個月裡過得如何。他問的問題中所表現出來的個人和牧師的關切,仍然迴盪在我的腦海中。他那番話聽在我耳裡,和十八世紀的英國傳道人查爾斯西緬(Charles Simeon)對一幅畫像中主人翁的雙眼[亨利馬丁(Henry Martyn)的畫像]的感受類似,提醒著我:「不要虛度光陰。」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Sinclair B. Ferguson
Sinclair B. Ferguson
(傅格森)傅格森博士是林格尼事工的教學夥伴與改革宗神學院的系統神學校長教授。他有許多著作,包括《成熟》(Maturity)、《聖靈論》、《全備的基督》、《唯獨在基督裡》、《奉獻於神》(Devoted to God)、《日光之上》、《磐石之上》、《字字珠璣──細讀腓立比書 》、《字字珠璣──細讀以弗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