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義的工具因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支持選擇權(支持墮胎合法化):這意味著什麼?
2023年03月01日
既然上帝是有主權的,怎麼說人是自由的呢?
2023年03月08日

稱義的工具因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獨立文章(2023)系列的第七篇。

改革宗稱義的教義經常被概括為sola fide的口號,意思是「唯獨信心」。sola fide表達了這樣的教義:唯獨因信稱義。

在歷史上,羅馬天主教也曾教導依靠信心稱義。他們說信心是稱義的初始階段,是我們稱義的基礎和根源,天主教也很堅持信對稱義來說是必要的。然而,天主教明確同意的是「唯獨信心」中的「信心」,但他們不同意sola「唯獨」。他們認為儘管信是稱義的初始和根基,但僅有信的存在並不足以實現稱義。稱義除了信之外還必須有別的必要條件——也就是為了產生後續的結果必須存在的東西,僅僅是信心的存在並不能保證稱義的結果。

他們舉例說,在正常情況下,燃燒的其中一個必要條件是氧氣的存在。對我們來說很幸運的是,僅有氧氣的存在並不足以燃燒起火,否則我們每吸一口空氣都會著火。所以我們要對必要條件和充分條件加以區分,充分條件絕對保證了隨之而來的結果。

鑒於這種區分,我們可以看到羅馬天主教和改革宗關於信和稱義的關係的不同看法。在天主教的觀點中,信是稱義的必要不充分條件。而在新教的觀點中,信是稱義的必要且充分的條件。也就是說,當我們相信基督時,上帝就會非常確定地宣佈我們在祂眼裡是公義的。改革宗的觀點,也就是聖經的觀點認為有信就有稱義。

在改革宗的觀點中,有信卻不被稱義是難以想像的。沒有信我們就不能被稱義,但也不可能有信卻不被稱義;天主教宣稱沒有信就不能被稱義,但有信卻有可能不被稱為義。我們可以保持相信,但要是犯了致命的大罪,就會破壞稱義的恩典,(要是沒有適當的悔罪)我們就會被詛咒。但對改教家來說,僅僅擁有真正的信心就能使我們獲得恩典並保持我們被稱義的狀態。

信仰告白這樣說:

「信」使人接受並依賴基督和基督的義,「信」是稱義唯一的管道。

管道是一種用於特定目的的工具。當《西敏信條》的編撰者寫道,「信是稱義唯一的管道」時,他們意識到了十六世紀關於稱義的工具性原因(以下簡稱「工具因」)的爭議。我們有必要對這一教義,也就是稱義的工具因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因為它關係到我們是如何得救的。

工具因這個詞在歷史上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四世紀亞里士多德的哲學思想,他很關心如何解釋運動和變化。在這個過程中,他試圖分離出各種有助於改變事物狀態或導致狀態變化的原因。這與我們這裡的問題有什麼關係呢?從本質上來說我們是不被稱義的,我們是不公義的,我們在上帝面前配得祂全然的忿怒。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地位,從被詛咒的狀態變成公義的狀態。

亞里士多德區分了四種原因:質料因、形式因、動力因和目的因。他沒有將工具因包括在其中。然而,他的四個原因構成了工具因的思想基礎。

用一個雕像的例子來說明他的觀點:雕像一開始來自採石場的一塊石頭,亞里士多德把這塊石頭定義為質料因,即東西是由它製作出來的;形式因是雕塑家心中的想法,設計師的藍圖或草圖,他希望成品最終呈現的樣子,在產生結果之前,必須要有一個想法;動力因是實現從石頭到雕像的變化的動力,在這個例子中,動力因就是雕塑家,他是使這件事發生的人;目的因是製作某事物的目的,在本例中可能是為了美化花園。

在這四個原因中,我們可以加上工具因的概念,也就是發生變化的手段。如果雕塑家想把石塊變成一尊雕像,他必須在石塊上鑿出形狀,使之成形,並使之光滑。他的鑿子和錘子是工具,是促成變化的手段。在英語中,我們經常用by(藉由)和through(通過)這兩個詞來表示手段。

改教家們說稱義是因著信或通過信,他們肯定了我們稱義的手段或工具是信,而且唯獨是信。將我們從詛咒的狀態轉變到稱義的狀態唯一需要的工具就是信,但信並不是我們稱義所需要的唯一條件,我們還需要基督才得以稱義。也就是說,為了稱義,我們需要基督完美的公義和祂在十字架上的代贖。滿足神的公義標準所要求的一切已經在基督的工作中、並藉由基督的工作客觀地實現了,基督已經完成了這一切。羅馬天主教和新教關於稱義的爭論的重點不在於基督的工作,而在於我們如何獲得祂的工作所帶來的益處。基督的工作如何應用在我們身上?改教家們根據使徒保羅的教導給出的答案是:「唯獨在信心裡,或唯獨透過信」。但是,拯救我們的並不僅僅是信,當我們說稱義是唯獨信心,我們是在說,稱義唯獨因著我們對基督的信心。

按照天主教的說法,稱義的工具因是洗禮和悔罪。天主教將這些聖工定義為一個人得以稱義的工具。兩者的區別在於,救贖是通過聖禮制度完成的(即通過教會所施行的聖禮),還是通過唯獨信靠基督的經歷獲得的,這就是全部的區別。信仰告白說,信是稱義唯一的管道,因為唯有通過信,我們才能接受並倚靠基督的公義。基督的公義,祂代贖的益處,我們稱義的客觀功勞或客觀依據,都白白地提供給每一個相信的人。「義人必因信得生」(羅一17)。我們被稱為義不是因爲信心加行為,而是唯獨因著信。進入神的國所需要的唯有相信基督的作為。

我們稱義的基礎不是信,而是基督的公義、基督的功勞。改教家們說,我們稱義的功勞在於基督的義,且唯獨在於基督的義。我們稱義的工具因是信,但當我們說我們唯獨因信稱義時,我們的意思不是說信是加在我們稱義基礎上的一種功績。

這兩者在實際意義上有什麼區別呢?有些人說他們相信因信稱義,但實際上他們依賴的是自己的信心,彷彿信心是種功勞,或者是能滿足神的公義要求的好行為。有信心這個事實並不會給人的帳戶增加任何功績,只有通過將基督的功勞加給我們才能為一個人的賬戶增加無限的功績,這是將基督的功績歸給了這人。我們只有通過信才能接受基督的功績,而信沒有任何功勞。唯一能救我們的是基督,而我們能接觸到基督的唯一途徑是透過信。在我們的生活中,除了基督和祂的義,我們不能依靠任何事物得救。 本節選自R.C. Sproul的《我們所認信的真理》(Truths We Confess)。在《我們所認信的真理》中,史普羅爾博士向讀者介紹了這了不起的信仰宣告,解釋了其中的觀點,並將其應用於現代生活。該書現已徹底修訂並以單行本形式出版,歡迎訂購這本精裝書!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R.C. Sproul
R.C. Sproul
史普羅博士是林格尼爾福音事工的創辦人,佛州桑福郡聖安德烈堂的首任講道與教導牧師,以及改革宗聖經學院的首任校長。他著有超過一百餘本書籍,包括《神的聖潔》。